当前位置:首页 > 14 > 正文

需重视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带来的影响

  • 14
  • 2023-01-06 04:30:02
  • 265
摘要: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北京时间周四凌晨,美联储公布了2022年12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。纪要显示,与会委员们一致认为,考...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北京时间周四凌晨,美联储公布了2022年12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。纪要显示,与会委员们一致认为,考虑到近期就业市场保持强劲,通胀依旧居高不下,全球经济活动高度不确定情况下供需失衡情况依旧显著,继续提高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是适当的。同时,美联储将继续减持国债以及抵押贷款支持证券,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。没有与会者预计,2023年开始下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是适当的。与会委员们普遍认为,考虑到通胀仍旧处于不可接受的高位,仍旧需要保持限制性的政策立场,并且历史经验表明,不应过早放松货币政策。

  总体来看,本次货币政策会议纪要,向市场表达出更加鹰派的政策倾向,并重申了其坚定地降低通胀中枢,将通胀控制在2%目标的信心。应当看到,加息步伐的放缓,并不意味着美联储实现物价稳定目标发生动摇,预计2023年降息的判断可能过于乐观,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仍将在较长时间保持高位,直到确定的通胀数据表明物价已明确地处于下行区间。特别是当前的通胀水平依旧远高于2%的目标水平,美联储必须要重申其坚定降低通胀的信心和决心。上世纪伯恩斯时代控制通胀失败的教训表明,货币政策在放松与紧缩两端的“反复横跳”,非但无法实现较低失业水平上的物价稳定,反而将会令通胀长期居高不下,进而对央行的信誉造成打击。因此放缓加息只表明利率上行增量的减少,却不代表绝对水平的下降。

  去年6月,美国CPI以及PCE同比分别增长9.1%和6.98%,触及两年的高点,标志着自金融危机以来,以低利率、低增长、低通胀“三低”为标志的宏观经济环境的彻底改变。应当看到的是,去年美联储紧缩的货币政策对推动通胀中枢下移起到了一定效果。去年11月,美国CPI以及PCE分别回落至7.1%和5.54%,现有数据表明,在前期紧缩货币政策的干预下,通胀水平正在进入到下行通道。同时劳动力市场依旧保持强劲态势,11月美国失业率维持在3.7%水平,新增非农就业人数26.3万,仍好于市场预期。劳动力市场保持相对强势,将带来两方面影响:一是劳动者将根据当前的通胀水平上调通胀预期,要求货币工资等目标增加,这容易导致“工资—通胀”螺旋的强化,令短期具有斜率的菲利普斯曲线向附加预期的菲利普斯曲线演变,导致通胀“易上难下”;二是较低的失业水平与较高就业人数,进一步增加了美联储紧缩政策的空间。因此,市场目前还不能轻易低估通胀水平与利率中枢。

  与伯恩斯时代美联储政策的“左右摇摆”与“反复横跳”不同,沃尔克时代坚定地通过紧缩政策抑制通胀,起到了明显的作用,但其代价便是经济的衰退。从去年8月开始,美国ISM制造业PMI已连续5个月下降,12月已降至48.4的水平,已处于收缩区间;同时,新增就业人数也已由去年7月的52.8万人,下降至11月的26.3万人,劳动力的岗位需求也已处于边际回落的态势。再加之全球的供给冲击尚未结束,前期主要经济体同步加息对经济的不利影响将逐步显现,同时,全球外部需求的回落,美国经济也难以在大环境中做到独善其身,增长步伐显著放缓已是不可避免,衰退风险或将显著加大。

  鲍威尔面临的通胀与沃尔克不同。沃尔克时代的通胀是总需求所引致,此时运用菲利普斯曲线进行政策干预的效果是明显的;然而鲍威尔面临的却是供给冲击,总供给曲线的左移带来的却是滞胀性的,只依靠货币政策单打独斗与单兵突进,很难实现两全其美的政策意图。

  总体来看,未来美国联邦目标利率仍将处于上行通道,但上行幅度将持续减缓,新兴经济体的汇率和债务压力也将有所减轻。美欧日韩经济的下行风险带来的各种影响,我国需重视,未雨绸缪加以应对。

发表评论